您现在的位置:教学科研 > 教学教研 > 正文内容

雾里看花才是真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2016-02-16 18:55:19 点击数
【内容摘要】 雾里看花,有其特殊的美感,因为它有雾,因为它朦胧,因为它能引起人的联想和想象,还因为它不是一览无余。文学语言是不是如此的呢?作为

 

    雾里看花,有其特殊的美感,因为它有雾,因为它朦胧,因为它能引起人的联想和想象,还因为它不是一览无余。文学语言是不是如此的呢?作为塑造形象、传达感情的文学语言,要实现的是情感功能,往往具有丰富的内含大量的潜台词,幽远的情趣,特殊的体验,如此等等。在教学中,领会这些内含,靠语言的辞典义是无济于事的,甚至会破坏文学形象在读者头脑中的再造,把生动形象的文学作品搞得索然寡味。只有充分重视文学语言的情感性、意象性,保持其独有的模糊性、含混性,充分发挥其巨大的张力,调动起学生的情绪和思维,才能培养起审美性阅读的能力。一句话,雾里看花才是真。具体地说,有以下六种方法:

    一、诵读。语言具有人文性,人们的理性思考都寄寓在语言的感性、直觉之中,寄寓在诵读时靠声音形成的那种特定氛围之中,因此,诵读是学习文学语言的好办法。“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”,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吟诗也会吟”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于漪老师称这种方法为“美读”法,她教《海燕》,课尾请一学生朗读全文,学生的朗读声情并茂、高亢激昂、情绪饱满,用声音再现了海燕矫健的英姿,同学们都沉浸在美的情绪、氛围和体验之中。

    二、描述。学生受知识积淀或生活经验的限制,对某些语言无法理解,这就需要老师用文学语言对相关情境加以描述,作为学生学习的补充。《枣核》里,老华侨回忆当年“北海泛舟”的情景,充满了对家乡生活的无比怀恋。那么,“泛舟”怎么理解?学生一时把握不准,简单地说成“划船”。我描述道:“你见过划龙船的场面吗?鼓声咚咚,万船齐发,一只船上几十条有力的臂膀,伴随着隆隆的鼓点,划动着刚劲的船桨,龙船箭一般射向前方,那叫‘泛舟’吗?”学生齐答:“不是!泛舟是不用划的,让它自由地飘荡!”这就是描述的效果。

    三、放映:学生如果有相关的生活积累,就需要教师用生动的语言帮助他们把这些积累唤醒,让它犹如放电影一样在学生脑海中闪现,以实现与所学语言的沟通和整合。武汉市教研室黄建业老师教学《第一次跳伞》时,为了让学生领会飘在空中的真切感受,有这样一段话:“现在请同学们闭上眼睛,听老师讲述,你们想象当时的情景。(有感情地讲述)过了几秒种,我觉得有人在背后使劲地拉,扑,降落伞张开了。(停顿)我睁开眼睛,啊!我飘在空中了。飘呀,飘呀,四周是蓝天白云,(停顿)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……我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,又好象穿着救生衣漂浮在碧蓝的大海上……”听着老师的讲述,学生已有的经验(背后有人拉、耳边呼呼的风声、穿着救生衣飘浮等)全都复苏了。

    四、参照:艺术的本质是相通的,不同样式的艺术可以互相参照。对文学语言的理解可以采取以下四种参照:影视参照:教学《十里长街送总理》,针对学生没有亲历可能产生感情距离的实际情况,有老师就播放了当时的实况录相:长安街上,亿万群众默立街头,目送总理灵车缓缓离去,场面催人泪下。这样,激发了学生爱戴、怀念总理的感情,加深了对文学语言的理解。图片参照:《海燕》中有这样一段:“海燕叫喊着、飞翔着,像黑色的闪电,箭一般地穿过乌云,翅膀掠起波浪的飞沫。”学生对此理解不真切,于漪老师就出示了沈德伦的水彩画《海燕》,恰好与诗意相符。于老师要求学生联系天空大海,想象画前画后,使静画动起来,从而感受到了那种壮美的意境。音响参照:有一位老师在《愚公移山》教学结束时播放同名流行歌曲,加深学生对愚公精神的理解。李吉林老师在《桂林山水》教学中,为帮助学生理解漓江水静、清、绿,一边让学生遐想荡舟漓江的情景,一边哼起《让瑞典2分彩开奖结果荡起双浆》,十分具有审美价值。文字参照:《藤野先生》中有“油光可鉴”,“鉴”字怎么讲?于漪老师引了一首古诗、两个成语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,“引以为鉴”,“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”。这样,学生就不只是学到一个词语了。

    五、比较:有比较就有鉴别,文学语言鉴赏尤其适合于比较,用词的比较,词序的比较,句式的比较,等等。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”,如果改成“处处……,家家……”,早春的气息便荡然无存了。祥林嫂成为乞丐之后,挎着竹篮,“内中一个破碗,空的。”改成了“内中一个空的破碗”才体会得出原句的妙处。有的老师把这个方法归纳为“改一改,删一删,换一换”,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 六、表演:有些词语的意义是一时说不清楚的,千言万语不如一个动作表演,可以是老师表演,也可以请学生表演。小学课文《小猴子下山》有一个词“掰”,怎么讲?请个孩子一比试就清楚了。《鸬鹚》里描写波纹用“粼粼”,小孩难以领会,教师用双手比划波纹由小到大、从里向外一圈圈荡开的样子,还难吗?学习文学语言的过程,就是审美阅读的过程,通过这些办法,感受到这种朦胧的美,就会产生个体化的情感体验,把捉文学意象的本来面貌。

 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雾里看花才是真
更多